以自拍揉合真實與戲劇

      黃真真從美國回港十年,拍了很多電影,由第一部屬紀錄片形式的《女人那話兒》,到之後轉拍劇情片,今次她想搞搞新意思:「我希望拍一套題材和拍攝手法都比較新鮮的電影,我想將真實與戲劇混合,有一種『真亦假時假亦真』的感覺,而時下年青人很喜歡玩自拍,我將這些元素加起來,《分手說愛你》的構思就是這樣來的。」

分手就像為一段感情結賬……

  《分手說愛你》顧名思義就是以分手為主題的愛情片,其實愛情中有很多題材可以運用,為什麼黃真真會揀了「分手」這一環為電影主題呢?「分手是所有人都經歷過的,就算你沒有經歷過一段很深刻的感情,都一定有分過手,即使暗戀也可以分手嘛,我相信『分手』是不分年齡男女,每個人都會有共鳴的題材,而且分手那刻永遠是很深刻的,當你回顧一段感情時,你會記得甜蜜的片段,但你更加會記得是怎樣分手的。」

  黃真真對於「分手」有一套很獨特的理解:「分手亦是一個critical moment,就好像食完一餐飯埋單那樣,未到埋單的一刻都不知道自己有幾愛對方。例如一些情侶拍了兩三年拖,平時朝見口晚見面,細水長流般的平淡,慢慢會覺得日日對著這個人好悶,但到分手時才發覺對方重要,發覺原來自己很愛這個人,平時自己不察覺,亦take it for granted,錯失了很多對他好的機會;亦有一些情侶平時很痴纏很甜蜜,但到分手時才發覺原來又不是很愛、很痛。所以,分手就像為多年的感情結賬,然後你會得到一張單據,算清了你的感覺。總言之,分手是很特別,亦很深刻的一件事。」

  黃真真說她個人亦有過很傷很痛的失戀經歷,但就沒有在電影中作個人投射,不過曾經亦有過像機場那幕刻骨銘心的分手片段:「那時他是在屋企樓下送我走,我們都是希望大家繼續快樂生活下去,仍然是關心對方。其實分手不一定代表不再愛對方,只是大家不可以再走在一起,而這種分手其實才是最傷心的。」

  在電影中,黃真真與鄭丹瑞演回自己,飾演為了度劇本搞盡腦汁的導演和監製,最後決定收集街外人的分手經歷,從而找出一個可拍成電影的故事題材,而這一段情節在現實中原來真有其事:「那時我和阿旦有了故事的基本構思,但仍未寫劇本,於是就在網上宣傳搞一個聚會,招募街外人分享他們的分手故事,結果有約二千人報名,我們經過篩選後都與其中四百多人見過面,從他們的故事中得出劇本的具體構思。」

房祖名+薛凱琪=戲假情真?

  《分手說愛你》除了故事題材吸引外,最受人注目必然是找來了房祖名和薛凱琪這對緋聞情侶做主角,為什麼會起用這對話題組合?黃真真說除了他倆,別無選擇:「我要拍一個普通人的故事,所以演繹方法必須很真實,這對演員一定要很夾,他們無論對話、吵架、還是親熱,都要很自然,尤其是戲中是說他們自拍,因此必須很有真實感。我以前跟薛凱琪合作過,她拍戲時很自由自在,即興能力很強;我亦認識房祖名,他是個很靈活的演員,而他倆又是很熟的朋友,我真的覺得別無他選。」

  房祖名和薛凱琪這對合拍的銀幕情人,無論戲裏戲外都甚有火花,黃真真笑說:「他們很搞笑,無論開機拍攝前後都不停地交談說笑,就算我叫了cut,他們都仍會繼續說話、鬥嘴、糾纏、玩……他們之間的chemistry是無處不在的。」

  黃真真坦言為了夾他們的檔期,電影延遲了四、五個月開拍,而這對緋聞情侶亦非常大方,一點也不介意與緋聞情人合演一部愛情片,黃真真說:「我一開始是個別跟他們談這部戲的,他們分別都很喜歡這個故事,對於我打算找他們的緋聞情人做他們的對手,他倆都毫無異議地說好。而我亦不會因為他們的緋聞而有所顧忌,因為我要的是真實感,他倆本身是很要好的朋友,非常合拍,觀眾亦會看得舒服。」

台前幕後玩即興 倍增製作難度

  《分手說愛你》由籌備到後期製作歷時一年多的時間,黃真真坦言整個製作過程都相當困難:「不單是對導演,對演員、攝影師、燈光師、剪接師,以至音樂製作來說,都是個難度很高的過程,因為我們務求做到非常真摯,不加修飾,所以一定要拍得很自然,要製造一個很自由的環境和空間給他們隨意發揮,例如機場那一幕,我們整隊人跟著房祖名四圍走,他要走到哪裡,我們就跟到那裡,都是很即興的。」
  
  演員的難度:「我容許演員即興,不跟劇本,他們每場戲都是由頭做到尾的,一出錯就要整場戲重頭來過。」

  攝影師的難度:「雖然電影是說戲中人玩自拍,但其實都是由攝影師揸機,所以攝影師有時是房祖名的鬼、有時是薛凱琪的鬼、有時又是鄧建泓的替身。」

      燈光師的難度:「演員需要很大的空間自由走動發揮,相對之下,燈光師要在有限的空間控制好燈光的同時,又不可讓器材入鏡。」

  剪接師的難度:「拍攝過程有如玩自拍,拍了下來的片段非常多和冗長,剪接時就像剪紀錄片般,我和剪接師一起剪了三、四個月,要很有耐性才行。最初剪接師直言想推掉這份工作,因為他覺得實在太難了!幾經游說和鼓勵他才願意繼續工作,幸好現在剪接出來的效果大家也很滿意。」

  配樂的難度:「這是一部很『非傳統』的電影,配樂亦不可以跟傳統,絕對不容許罐頭製作,單是音樂我們又做了幾個月。」

喜拍年青人故事 因為做人要有火

  黃真真過往的電影如《六樓後座》,都是以年青人作題材,似乎她對年青人的故事情有獨鍾,「我覺得年青人好可愛,他們有一種傻氣和蠻勁,有勇氣去嘗試,青春是可愛的,就算犯錯亦不是問題,我歡喜拍以年青人作題材的電影,因為我覺得做人要保持著一度火,會活得比較開心和精彩。我的電影不止是想給年青人看的,大人看亦會有另一番體會和得著,可以讓他們尋回朝氣,重拾年輕時的夢想。」

  黃真真說她對這電影很有信心,更是她十年來拍過的作品中最喜歡的一部:「因為這電影很有創意,在創作上又沒有限制,所有人都可以自由發揮。這電影是有一種特別的氣質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分手說愛你

breakupclu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